当前位置 三岩爱情 动态 正文 下一篇:

时光里,遇见那些有趣灵魂

  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梁实秋

  梅,是大学寝室大我两岁的妹妹。六个姐妹她排行老三。是不是听着有点儿不合逻辑?没错,我当了她好多年的大姐。

  一直想写写梅,想来想去用“春”来形容梅似乎更妥帖,就是北方的春。她迟迟的脚步,有的是耐心,总是把时间挤到不能再挤的角落,才去完成她一件件规定的动作。

  大学时,每每掐着点去上课的我们会一路小跑直奔教室。而梅不是,离开寝室的那一刻,她一定不慌不忙地从心爱的床上恋恋不舍地起来,开始扯扯被她娇贵的身子弄乱的床单,然后拿起水杯,喝上一大口,大家都下楼的时候,她却要拐到洗手池,慢悠悠地去漱漱口。然后呢,急忙急火地往班级走,当然,迟到也就不足为奇啦!准备好上课的师生们看着她被匆忙而弄得凌乱的短发,不自觉地都被她逗笑啦!新的一天,师生们在她这瞬间带来的笑点里开始第一堂课。

  梅的可爱远不止于此。说话像蹦豆儿一样快的她,那速度是匀加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陈述一件事到最后,听得人几乎要上不来气儿啦,套用本山大叔的一句台词“憋得那是相当的难受”!后来,大家调侃梅,学生们听她讲一堂课,能活下来的估计都是命大的!

  梅喜欢从头说起,可爱的她还总是振振有词、有理有据,理由充足到同寝的大家都来辩驳,她依旧能运用她的“歪理邪说”在中文系的队友中厮杀出一条“血路”来,然后呢,她得胜地哈哈大笑!直到笑得她上气不接下气地来一句:死鬼!被你们气得心都不好使啦!然后,一场群友舌战到此告一段落。

  梅的与众不同是干净但不利落。衣服呀、床单呀,别人是泡烂了,她的是被洗烂了。可是她的东西总是横七竖八、无拘无束地堆放,这一点儿,她是不接受室友批评的,她的理论是“我乱,我干净啊!你瞧瞧你们,板正地脏兮兮”,然后,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室友们纷纷躺着中枪。

  316寝室的笑是出了名的。楼上楼下、右舍没有左邻,都被我们一堆分不出个数的笑给弄得“心魂不宁”。于是,第二天,楼上楼下的同学看到我们,会好奇地追问,你们咋笑得像背过气的感觉呢!此刻,平静的我们一脸坏笑地回:如果哪天看不到我们,不用猜,一定是笑死的!接着,又是一阵无拘无束的笑,洒落在青草茵茵的校园。

  梅又是个“懒娃子”。每次去图书馆都信誓旦旦地搬运回好多名著,这些书搬回来就跟她一样安详地躺在干净清爽的床单上,陪着梅一天天幸福地过去,哪一天梅子突然想起,书到期啦!然后匆匆忙忙地整理这些无人翻阅地名著们,遗憾加自责地自言自语到:还没来得及看呢!名著们又被梅主人搬走了!

  说梅像春,还有一份暖暖的感觉,那是梅的善良与友爱,会感染每个与她在一起的人轻松到放纵。那种有情有义的性格里,把世间那些浪漫和美好,会在她的诗歌与散文里随处填满。她的才气是很多年以后,我们才发现。

  工作后的她,与文学前辈们一起编辑创办了《铁人文学》,这本杂志着实承载着油城许多人的文学梦。在文学与行政之间游走的她,怀揣着一介文青的执着,她的工作自然会得到同事们的认可。

  在街道工作那会儿,说她是个大笔杆子,一点儿也不夸张。在机关工作写材料是辛苦活儿,又是必修课。中文的功底让她在这方面游刃有余。

  我们先后都走进机关,自然有许多共同话题。一次,她跟我吐槽,民主生活会大家批评她,说她有迟到现象。我说,你一定是迟到了人家才这样批评你!她说:不过我偶尔迟到那一两分钟也没影响工作呀!他们通勤早走咋都算正常呢!把我逗得哈哈大笑。这一句“歪理”,忽然让我又看到了寝室里的那个天真“舌战群友”的她。

  梅的老家在乡下,与许多农村孩子一样的家境。困难家庭长大的她,经过一次一次高考才改变了人生的命运,在所有的抗争与努力里,或多或少还是有种自卑感在作怪。站在刚入学的我们面前,她不想让我们知道曾经一次次高考带来的伤痛,于是,才有了她隐藏年龄的原因。这样,顺理成章地在寝室六姐妹中我成了她的姐,她呢,也就成了我们可爱的老三!

  揭开这个谜底,是毕业后室友们的聚会。成熟的她,那份自然与从容,早已坦然面对自己的人生。我说:

  “你潜伏了这么多年,不当大姐!是不是给我们一个说法?”她笑得灿烂地回:

  “不是不当大姐,是大姐已退出江湖好多年!”

  室友们被她的话像激活了一样,拿出当年好战的气势,七嘴八舌地说:“哎呀妈呀,梅大侠,江湖上啥时候有你的传说啊?”这一次,她在“死不改悔”的硬壳里心甘情愿地柔软了下来。二十年后,当她笑得烂颤地说出“对不起大姐”,兴奋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时,这迟来的本已无需的道歉,在我这儿早已变成内心深深的感激。谢谢梅子,在这爱的江湖里,让我当了大姐好多年!青春作证,岁月可鉴,只是我们都已人到中年。

  一次,大家都喝醉了,梅拉着我的手说:“燕子,你知道吗?我把你笑得特开心的那张照片,一直放在我办公桌的玻璃板下,看着你笑啊,我就会笑。以前总是觉得你比我过的轻松,其实,你内心的疲惫与孤独几人能懂呢?我后来啊,才懂你”!瞬间,梅的一句懂你,还是戳中了我脆弱的神经。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我点了点头,已示回应。

  二十多年,这份没有血缘的同学情,像溪流,默默地在光阴里流淌着,清冽甘醇。无论何时,那些年轻的记忆一直陪着我们。那些注满依恋的故事,在慢慢老去的路上,依旧是感动我们最真的泪点。

  因为,那些过去,从未过去。

  文/燕子


什么是快乐、幸福婚恋血泪故事让我感受良多怎么样的恋爱才能让两个人都舒服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dongtai/8717.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