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岩爱情 动态 正文 下一篇:

那年,是哪一年

  那年,是哪一年?我问立仓田田荷塘、灼灼荷花。荷花不语,风儿穿过我的长发,掠过荷塘把硕大的荷叶轻轻撩起。那一刻,荷叶背面的浅绿和正面的深绿形成一个小小的反差。色彩的反差中,一朵朵荷,象矜持的公主浅笑其中。太阳在云朵里走着,好不容易露出脸来把阳光洒下。

  一瞬间,嫣红的、粉红的、雪白的、白色镶上一层红边的等等等等千万朵荷花在阳光下,呈半透明状,花瓣的叶脉如浅墨勾勒……我问荷花,那年是哪年?此时,满塘的荷似乎在答我,那年,是王冕在河边牧牛,落笔成圣;那年,是周敦颐字字如金,爱莲成痴;那年,是罗成金枪白马疾驰千里;那年,是林风眠把我的姐妹们描摹成诗……
那年,是哪一年插图
  那年,是哪一年?我问芡河那一河的碧水。河水汤汤流过万年,一叶竹筏飘在水上,我拿起竹篙站在竹筏边,发了少年之狂,扯开嗓子大声地唱着,”唱山歌来,这边唱来那边和。山歌好似川江水来……”此时,我看见河边的向日葵昂着金黄金黄的脸庞,它们是在听我唱歌吧。

  五颜六色的格桑花,像是给河岸铺上了色泽饱满的蜀锦,岸边的芦苇随着风浅浅的起伏。一条鱼,在竹筏前面跃出水面。我从心里问,鱼儿,是不是刚才我唱那几句惊扰了你,你跃出水面,想看看,今天,芡河的竹筏上坐的是谁。那年,是哪一年?一河的碧水似乎在答我,那一年是姜子牙徘徊于岸边,胸怀着文韬武略安邦定国;那一年是庄子休在柳荫下垂钓,酝酿着南华真经浪漫逍遥;那一年是北宋初年吴越王钱俶、钱傥赈灾运粮船的白帆阵阵;那一年是共和国刚刚成立后,治淮工地上千万人民的劳动号子声声震天……

  我问这片美丽的土地,那年是哪年?大地无声!夏至的风,带着直射在北回归线的阳光,把我的长发,柳树的长发一起吹动着。风中芡河那特有的香味包围着我。那香中,有荷花、有灯盏菊、有格桑花、有水莲、有紫藤、有青草。此时,我的心中涌出一种庆幸,庆幸生之为人!

  庆幸自己生在华夏这片美丽的地上。回眸相望立仓芡河,我暗笑着自己的幼稚。那年,哪有具体的时间!在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的人们高举着文明的火把在不停的向前!我暗笑着自己的幼稚,那年,哪有具体的时间!数年之后,水还在,草还在,荷还在。会不会有一个人象我一样,在这立仓芡河,流连忘返,忘情歌唱?会不会有一个人不停的问,那年,乡下,是哪一年?

  会的,肯定会!

  文/于景雪


什么是快乐、幸福婚恋血泪故事让我感受良多怎么样的恋爱才能让两个人都舒服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dongtai/8719.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