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聚会,认识了一个女孩

  —我——

  一次聚会,散场后我送一个刚认识的女孩回家。认识程度是那种在聚会上也没有几次目光接触,也没说几句话,更别提加微信了。

  上车后我明显感觉到女孩不对劲。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大概就是心不在焉,恍恍惚惚的。和她说话感觉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我问她家在哪,她含含糊糊的说大概在什么地方,让我送到附近就好了。到了她说的附近后,我说是哪栋楼,我送你到楼下。她说不麻烦你了,在这停下就好了。我说前面有点黑,送到楼下吧。她说真的不用了,谢谢你送我回来。我说那留一下电话,你上楼给我打个电话报平安吧。她说没事,家附近挺安全的,然后就下车了。深夜路上也没有什么车,我就把车头调转到她走去的方向,开了远光帮她照亮。她快跑了两步消失在黑夜里。

  聚会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反常,我甚至也没怎么注意她,送她回家这一路好别扭。

  我当时想,这女孩真怪。

  ——女孩—

  和闺蜜去了一个聚会,聚会上除了闺蜜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接触。快结束时闺蜜有事先走了,我正要起身离开时被一个女孩叫住了,说散场送我回家。一时间没想到什么好的理由,就这样留到了散场。散场时大家都成双成对的,我被安排到一个没怎么说过话的男的车上。想要说我自己打车回家时,那个男的已经为我拉开了车门,我看到大家都在挥手告别,也不太好薄他面子,只好上了车。

  在车上有些不自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这个男人聊着天,心里想着在哪下车比较合适。

  他说要送我到家楼下,心里莫名一紧。不要吧,我又不认识你。于是比较委婉的回绝了。但是他还在坚持,他越坚持我心里越慌。我也怕说了什么话刺激到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婉拒。下车前他还想要我的电话,我赶紧跑了。啊……他还拿远光灯照我,我赶紧跑了一个反方向。

  他终于走了。

  闺蜜太不靠谱了。

  回归到我自己的内心活动。

  我当时只是想稍微绅士一点,体贴一点。我送身边女性朋友回家时都是这样的,恨不得把车开上楼门对门的把她们安全送到家。送不到楼下的也会调转车头对准她回家的路,上楼后会让她们打电话报平安。毕竟是我送人回的家,不能在我手上有闪失。

  我也是同等待遇对待的这个刚认识的女孩。虽然是刚认识,毕竟她的闺蜜和我的朋友认识,如果我照顾不周,那不丢人了。

  后来和一位女性朋友聊天,忽然想到这个事情,于是和她交流了一下当时的双方心理活动。

  她说,首先一点,你认为你刚认识这个女孩,而她可能想的是,我不认识这个男的。

  我愣住了。人与人的信任呢?不是刚刚还在一起玩吗?不至于吧?多少也算是认识一点吧?

  她说,说两句话就算认识吗?你谁啊,家住哪啊,干什么的啊,谁认识你啊?

  我有点沮丧,但她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却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她说,你换位思考一下吧。

  我换了个位:这个男的长得不难看(真的不难看,真的!),开车时也没有过分举动,甚至没看过我一眼,眼睛一直在路面和后视镜之间游走,挺正常的啊?

  然后我这突然就成了变态了?

  她说,跟你们男的说不明白,你们是不会明白的。

  最后聊天在一个比较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

  直到有一个男人,让我成功的完成了这次换位思考。

  这个男人是我朋友的健身教练。我等朋友洗完澡后一起走,闲来无事就和这个教练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我想知道他比我力气大多少。

  他握我的手,手要碎了。

  他抱住我,我挣不开。

  掰腕子,我优势手被掰裂开。

  我忽然想到,我和这个教练之间的差距不就是男女之间的自然身体条件差距么?我178,75kg。他目测190+,100kg。而那个女孩应该只有160+,45kg+。

  什么概念呢,如果按UFC格斗比赛来讲,我和那个女孩跨了5个重量级,我目测她的体重如果准确,她其实连最轻的蝇量级都算不上,蝇量级57kg起步,而我是次中量级体重。世界上能横跨5个级别比赛的人都屈指可数,何况一个蝇量级女孩面对一个次中量级男性。而那个教练和我只差3个量级。

  虽然比喻并不是很恰当,但也差不了多少。

  也就是说,在那个夜晚,如果我想怎么样,基本就可以怎么样。她可以反抗,但基本是徒劳的。我在那个教练身上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力反抗,自己像是个小鸡崽子,只要他想,我命都是他的。

  也就是说,女性每天生活的环境中,基本所有异性对她都可以造成人身威胁,只看对方想不想。

  于是我脑补出了开篇时那个女孩的心理活动。不知道准确不准确,毕竟我不是她,我不是女性。

  我妈总狗狗嗖嗖的。就是干啥都偷摸儿的,鬼鬼秋秋的。

  有人敲门,她摒着气蹲下趴在门上听,但就是不开门。

  回家门必须反锁。

  晚上能不开灯就不开灯。

  家里东西坏了能自己修就自己修,修不了就对付着用。

  我问她为啥啊,咱家这么过日子。

  她说,你不在家万一有人骗我打开门,进来弄死我怎么办?

  我说,那也不耽误你晚上开灯啊,黑灯瞎火的多难受啊。

  她说,开灯外面能看见屋里。

  我说,你又没光腚,看见能咋的啊。

  她说,我就一个人在家,贼能看明白。

  我懂了。东西坏了无论是买新的还是修,总还是要有人上门服务,你怕生人进来呗。

  她说,对。

  我说,你这是被迫害妄想症啊,哪来那么多坏人,现在都挺规范的,持证上岗。

  她说,有一个漏网了,进屋了,我就没了。你二十来年常年不在家,我只能这么防范,家里就我一个人。咱家水池子半夜滴一滴水我都能听见,我没睡过一个踏实觉。你回来这两年我好多了,房子能装修了,夜里敢出门了,晚上能睡着觉了。

  之前还看到过一个广播,说一个女生和男性朋友约会,转身取东西时随手挡了一下自己的杯口。男的怒了。

  我以前会觉得既然能一起单独出来喝东西就是有信任关系的,为什么还要这样做,挺侮辱人的。现在不仅能理解了,并且还呼吁所有女性都养成类似的习惯。

  这些举动不是被迫害妄想症。这些是从远古时期开始,由于身体差异被迫培养出来的防御机制,是刻进DNA里的东西。虽然社会上还是好人多,但女性只要遇到一个坏人那就是100%。女性连逃跑都是非常困难的——想想看从小到大班级中跑的最快的女孩和跑的最慢的男孩的成绩吧。一名男性和一名女性产生肢体冲突时,女性能思考的最现实的问题是能不能逃走,男性只需要考虑要不要降服。

  我不是在贬低女性,我说的是实实在在的生理差距。

  饮料瓶盖,很多女生是真的打不开。

  商场的门,很多女生是真的推不动。

  遇到坏人,真的逃不掉。

  火车上的行李架,很多女生也够不到。

  家里门框高两米,很多女生也用不到。

  人体工程力学椅,很少有适合女孩子坐的。

  如果我上面举的瓶盖、门、行李架、门框等等这些除了对男性身高和力量的照顾外,还有其他技术瓶颈、成本限制、美观等因素,那我再说个日常不过的例子。

  做饭。

  电视里的做饭类节目基本都是男性主勺儿,社会上大厨也大都是男性,这应该说明男性做菜比女性好吃,那为啥灶台高度的标准设定是按着155~165这个身高制定的呢。

  这个社会对女性真的不太友好。

  而身为一个178身高,80kg的男性,我坐椅子舒服,桌面高度舒服,晚上随便出门,快递随便收。我甚至可以快递填实名,而不是给自己起一个看起来高大威猛的名字,比如李建国什么的。外卖叫两份是因为我饭量大,才不需要给不存在的男朋友点一份儿。——这世界对我太友好了。

  身为男性,我从来没担心过自己安全问题。甚至我小时候出去玩,我妈嘱咐我说注意安全,我说放心没人敢欺负我,我妈说我怕你把别人打坏了。

  我晚上只怕鬼,但鬼未伤我分毫。

  而对女性来说,夜里的男人从某种角度来讲,比鬼可怕多了。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这话我听到太多次了,总觉得太过偏激。现在想想,很可能女性的信任机制是先把所有男性预想成坏人,慢慢接触单独的个体,通过一件一件的事去建立的。身边的女性朋友对我评价都还不错,我也一度自认为自己还算体贴细心。我曾经算是普信典型,现在也可能是。所以如果我能算是还不错,那他们身边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啊?

  确实,对于女性来讲男人可能真的没一个好东西。

  我再次换位思考了一下,

  这是什么地狱。

  以上我写的东西很可能是错的,只是自己的一些片面的感受,我不是女性,怎么能理解。我也只写了关于力量、身高、体重这些方面的了解,毕竟我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我曾经想去南极看企鹅,想去非洲看狮子,却从没真正的想去理解可能与自己最亲密的女性。我一直说自己是支持平权的,现在想想,臊得慌。我对女性的想法和处境基本一无所知,谈什么平权。总以为自己看了几张阿富汗女性全身裹着黑纱,知道割礼这些事情,就了解女性的处境了。而身边处处发生的、细小的、下意识的可能会对女性造成伤害的行为,全都被我理所当然的忽视了。

  现在,我想知道那些所谓的“无理取闹”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想知道日常生活中你们为什么“突然”就变成“精神病”了,想知道“安全感”这种我从来都不太明白的词对于你们来讲是什么意义。

  如果你们能告诉我,我会闭上嘴,认真听。

  也许我永远都不会完全理解你们的感受,但我想尽可能的了解你们。

  文/闲云野鹤萌休克


什么是快乐、幸福婚恋血泪故事让我感受良多怎么样的恋爱才能让两个人都舒服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dongtai/8856.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