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好文章-我再也不想爱一个人了

  我再也不想爱一个人了

  文/梁州

  20岁以前的我,一直以为爱情是白日的火焰,是无需追问未来的现在进行时,是只要爱,就可以不顾一切地带着一腔热血去奔赴。

  从前我不理解为什么,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会对还坚定不移相信着爱情的我说同样一句话:“你现在还小,以后你就会明白,有时候在一段感情里,拥有适合的观念,会比爱本身更重要。”

  十六七岁的时候,他们嘴里的“适合”和“合适”像是超出我次元的陌生词汇,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无比真切地以为,我会永远相信爱情,我会永远愿意去爱。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在喝酒喝到有一点醉了的时候,有点难过地和朋友袒露一点懦弱的心声,这句心声很像是一种讽刺,一种对曾经坚定不移地相信爱一个人是可延续的有效信的讽刺,一种对当年对他们口里的“合适爱人”嗤之以鼻的讽刺。

  但我确实是,真的不想再爱一个人了。

  人总是自恋的,我们往往会向往拥有自己渴望的那部分品质的人,又或是爱上一个和自己相像的人,可若是一个拥有诸多良好品质的人,意味着这个人在婚恋市场里有更多的选择,对于这种人来说,为了一个人放弃诸多选择,需要斟酌,需要权衡利弊,需要判断是否“值得”。

  可是我曾经真的以为爱就只是爱罢了,是一种感觉,无关名利,无关具体的钱财,是《花束般的恋爱》里那样,会因为一个男孩把“在电车上”说成是“在电车上摇摇晃晃”就义无反顾地想要在雪夜里亲吻他的爱。

  下午的时候,听朋友说她的一个朋友离婚了;晚上的时候,听另一个朋友说他爱的人反反复复推开他,他真的很累很心痛,痛到再也不想爱了。

  因为没有爱是经得起消耗的,有谁在年少无知的时候不会鲁莽地想把自己的心像献祭一样给另一个人呢。

  只是在情感里,我们离开一个人的过程,就像漫长的告别,而时间越长,消耗就越多,我们付诸的是青春,是时间里对爱的憧憬,是爱人的勇气,是开始计较爱人的沉没成本,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就成为了“长大了就懂了”的,一样会考虑这个人是不是合不合适的人,是相处起来似乎还不错、那就试着往下走走看吧的妥协。

  其实就算到这一刻,我还是相信爱情的,只是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一个具体的人了。

  之前看《圆圈正义》的时候,罗翔老师说,“我们要爱具体的人,不要爱抽象的概念。”后来读了《爱的艺术》,明白了爱人是一种能力,感情是需要维系的。

  可是这两年,我真的从身边太多人的嘴里见到了人在所谓的爱情里丑恶的模样,有分完手就当着我们的面算给女友花了多少钱,睡了她几次,平均下来就当一次多少钱嫖了娼的;有明明对外是五勤四孝好男友、逢年过节从来不忘送礼物也不出轨甚至陪女方回家见父母朋友圈公开的模仿男友亲口告诉我,他真的不爱他女友,就是因为他女友是第一次,所以才不分手的;还有把结婚作为一种体验,体验过就觉得还是“恋爱模式”更有趣的。

  在这些反反复复的震碎我三观的“事实”面前,我真的意识到,原来爱不爱一个人对于很多人来说真的不重要,对于很多男生来说,女友更像是一种消耗品,她身上有各种明码标价的可利用价值,只要有价值,他们就是“爱”的,可是他们爱的从来都不是她,而是那些价值,是“毕业了能去她家公司工作”,是“反正也找不到合适的,先凑合呗”,是“她那么爱我,又年轻漂亮,还愿意给我睡,为什么我不呢?”

  我一度觉得很绝望,这种绝望更像是一种迫于无奈的妥协,因为即使如此,我也从来都是渴望去爱一个人的,只是我真的不敢,因为你不知道你会爱一个什么样的人。

  而爱一个人的过程,就像是圣丰说出“我自愿被当作弥撒的祭坛使用”的时刻,是把心交给另一个人,然后等待这个人在心上扎针的忐忑时刻的到来,是不受控地奔赴,是奔赴后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全盘托出。

  可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拥有勇敢爱人的勇气。

  因为在经历过、看见过这么多失败的感情以后,如果有一天我愿意选择去爱,一定是因为那个愿意让我选择去爱的人拥有巨大的爱人的能力,让我甘愿被献祭。

  但在这之前,我再也不想爱一个人了。


看他是否爱你,微信联系的频率就知道了今天突然想起初恋情感文章-如果不能享受孤独,也就无法享受自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qinggan/7890.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