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散文–船至湖心,湖水默不作声

  文/在涅

  情感散文–船至湖心,湖水默不作声

  1

  一只小舟浮在湖上,仿佛小水洼里的一只蜉蝣,疾风暴雨里的一片落叶,又或者大时代中一个格格不入的个人。它与大环境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疏离,但这种疏离那么脆弱,仿佛随时都会被风雨吞噬,随时。

  两只木桨慵懒地靠着船舷,似一双无奈摊开的手。小舟也打着瞌睡,盛着两个剪影的重量,哼哼唧唧地往湖心漂去。站立者望着湖面上的落日余晖,正喋喋不休,静坐者不断搓揉着脖颈的酸涩处,一副听得入神的模样。

  2

  他又开始讲那些不着边际的话了。这湖中有如何多的荷叶为他窃喜又失眠啦;湖岸的某处有他埋藏的财宝啦;而他那衣衫褴褛的伪装下,实则身披丝绒啦······初几次听时,这些话语曾让层层涟漪凝结,粼粼波光屏息,彼时湖面上的荷花纷纷挣脱根茎,随着或朱红或乌黑的游鱼一道,凑到船边来听。那时,游鱼荷花如是,波光涟漪如是,她也不能免俗。但捧哏当了这许久,她倦了,不愿一再重读这本贫乏的书。他还总是以戏谑的口吻讽刺她、贬低她,然后再假惺惺地致歉。怨,似地下的野火一般不断积攒,蛇行游走着试探地壳的薄弱处。终有一日,野火将自地层深处喷涌而出,烤干他多愁善感的小湖,焚了这多嘴的男人和他无益的思考。但还不是今夜,今夜甚是清凉。

  她不禁回想起初见时这人的模样,那时每天的胡话也多,但脸庞还清秀些,眼中有火,使她一望便忘却了嗔怒。如今岁月逐渐磨平了他面上的棱角与身上的线条,双目陷得更深了,火却已化作一点余烬,这口矿中的臆想之煤,终究耗尽了吧。

  在码头排队时,她期待同行的旅客划桨能多出些力气。过往总是与懒人一道,臂膀的肌肉生疼至今。

  3

  她又开始走神了,每当他想转向对哲学、文学与历史深入讨论的时分,她的眼神都变得如此漠然而迷离。那对清澈透亮的窗化作了镜面,任凭怎样期许的目光投上去,都被原路反射回来,难道这实则是两个深坑?不得已,话题再次回到那些记忆中的趣事、共同的朋友与湖上的阴晴。今夜的湖面太过平静,没有值得讨论的惊奇,而库存的幽默感与阅历都已用尽,他只好开始凭空捏造了,而她还是恬静地应和着。

  在她之前,他不知道自己如此情绪化,这一向是种他所鄙夷的品质。但每当通电话至后半夜,蝉鸣与清风都恰到好处时,她总是乐章中最不和谐的那个音符。每每他试图借她的双手轻拂自己的灵魂,擦去其上的余烬,那双手总是以信号不好、打瞌睡、听不懂和其他荒谬的理由被抽走。有什么难处呢?一个人还能更加敞开些么?一切都已被调理成最易消化的菜式,又精心调味,盛在最精致的盘中上桌。只剩下张口品尝都不愿么?

  在那干燥的故乡,他是一个没有观众的游吟诗人。

  4

  终于,船至湖心,湖水默不作声,二人亦陷入沉寂。

  “你总是在尝试用我解决一切棘手的问题,殊不知我不是什么救赎,不是机械降神,只是个同样脆弱、无奈且犹疑的人。如果有缘的话,一起漂到湖水变蓝罢了。总把你那些宗教式的期许强加在我身上,真的有些过分!”

  这些字眼以近乎吼的语调砸在湖面上,游鱼纷纷遁去。恼人的飞虫绕着船首的小灯盘旋良久,但只知趋光而不明路径的它们一再碰壁。两个影子则在沉默中相互角力,没有谁能轻易认可别人的风向,听凭岸上的自己沉入湖底。

  “我不是打开哪一扇门的钥匙,甚至算不上一盏明灭扑朔的提灯,仅把我当作黑暗中牵着的一只手吧。与你并肩齐行,而非在前或在上引领。与你同样的颤抖而冰冷,试探着摸索前路。如此可否?”

  于是行船,于是相持化作相拥,于是灯光渐次没入水中。


看他是否爱你,微信联系的频率就知道了今天突然想起初恋情感文章-如果不能享受孤独,也就无法享受自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qinggan/7908.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