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的情感日记-会有这样一个偶然,让我们相遇

  个人的情感日记-会有这样一个偶然,让我们相遇 文/简安娜
  
  我先生大我八岁。遇到我的时候他28岁,刚从上海回昆明,存款2000多,赤条条一无所有的一个人。那个时候我大三,一个月拿着700块的生活费,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宿舍里看韩剧看动漫,生活清贫又快乐。两个茫茫人海中没有半点关联的人。
  
  相遇是一个偶然,后来我想是不是所有的偶然里都包含着一种必然,必然会有这样一个偶然,让我们相遇。
  
  由于来自很边远的少数民族地区,我从小就知道读书的来之不易,所以我是一个极近节省的人,就算只有700的生活费,我都可以每个月省下来一两百块钱,在2012年的昆明。
  
  记不得是哪个周末我朋友说有个户外俱乐部组织了个爬山活动,让我也报名一起去。那场活动需要交50元钱的活动费,对我来说挺贵的,加之我对所有的运动类项目都不感兴趣,我是一点也不打算去的。可是就是在去爬山的前一天,和她们约好的另一个朋友突然有事情去不了了,活动费已经交了。于是在她们的再次动员下,我这个替补就上场了。
  
  当时是先去昆明小花园的一个户外俱乐部用品店集合,一起乘坐大巴出发往嵩明,当时我的朋友和另一个朋友坐在一起,落单的我看到她们后面有个空位,旁边坐着一位有点成熟帅气的男人,我问:这里有人吗?他说:没有。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第一句对话。像是某种隐喻。
  
  爬的嵩明草白龙山,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美的风景。我记得有一段植被茂盛湿润的路上还有干蚂蟥,长在道路两边的植物上,像小蚯蚓和小蜗牛一样,不细看是看不到的,等到一有行人经过,它的吸盘就立马吸附过来,顺着衣服爬进去,吸食了人血后,马上变得粗黑硕大。整座山上都回荡的是女生的惨叫声,我也是吓坏了,手忙脚乱的一直走一直抖一直叫,生怕被沾染到。他走在我的后面,一路用外套为我扑掉了很多身上的蚂蟥,走到开阔地带,大家都掀开裤腿衣服检查身上有没有残留的蚂蟥,我是一群人里为数不多的身上没有沾到的人,后来才发现他其实顾着我,他的脚上已经贴着一个吸了很久血的大蚂蟥了。
  
  嵩明草白龙山
  
  我们就是这样相识的。偶然中的必然。
  
  爬山活动结束的时候,一起爬山的人谈到之后想组织一起AA去西藏,于是大家建了一个QQ群。我和他都在群里,经常聊天,一来二去,也就在一起了。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呢,可能就是最初的印象。踏实,安全感。
  
  那时候他租的房子在弥勒寺公园附近,城中村,黑乎乎的一条走廊,以为会有感应灯,但怎么跺脚都不会有半点明亮的。二十多平的单间,里面就一张床,一张他为了我专门新买的两百块钱橘红色的沙发,一个棕色脱皮的旧柜子上摆着他用了快十年的笔记本电脑。一个月五百的房租。每层楼有一个公共厕所,厕所很脏,可以用难以下脚来形容。每次洗澡都要去附近的公共洗澡室,两块钱一个人,排队洗澡的人都是一些旁边工地上干了一天活的农民工,满身尘土,提着安全帽疲惫的男男女女。每次见面,他都会带我去楼下的“建水小吃”吃盖饭,他家的西红柿炒鸡蛋盖饭特别好吃。当时刚认识,对于校园外面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和新鲜,感觉不到半点困窘,一切看起来鲜活又甜蜜。
  
  2013年的时候,我毕业了。我们租了一间有厨房,有卫生间的房子,在学府路上的莲花小区。小区很老,生锈的,一条条竖着的钢筋围着的窗户。糊满了“通下水管道68XXX” 修抽油烟机66XXX”小广告的楼梯间,楼道很窄,有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人都需要避让。而我租住的房子呢,应该是整个小区里最破败的一间了。

看他是否爱你,微信联系的频率就知道了今天突然想起初恋情感文章-如果不能享受孤独,也就无法享受自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qinggan/7959.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