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本身就是一场破碎的美丽

  生活本身就是一场破碎的美丽。
  
  文/莉莉安
  
  觉得可以写很多话,又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下午四点,上海断断续续的雨从我来的第二天开始一直在下。
  
  朋友租的房子是一楼,她俩上班之后我和狗子在家过互相陪伴但互不打扰的二人生活。它偶尔在窝里,偶尔藏到床下,实在无聊了会来我身边趴一会儿,但介于我对它超级冷漠甚至有点凶的态度,它不会缠着我和它玩,我觉得这样的距离刚刚好。
  
  也许和楼层有关,上海的潮湿超过我的想象范围,但是它的凉爽也超出我对南方城市的理解。晚上开窗睡觉的话,还要盖个小棉被。
  
  4月份从上一家摄影工作室离职后一直游荡到现在,日子过得随意自在,拍了几组喜欢的片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宅在家里睡觉吃东西看电影。感觉是接近三十年来第一次整个人完全放空的状态。济南的房子6月底到期,在那之前决定了来上海。
  
  退了在济南租的第六套房子。
  
  往老家搬东西那几天一到傍晚就下大雨。
  
  五年来置办的家当整整搬了两大车,还不包括桌子椅子和寄到上海来的100多公斤夏季行李。除了被褥和当季衣服,只带了几本摄影书,另外一些相关的不相关的都被封在了老家的箱子里。
  
  贝贝送我到车站的时候庆幸自己戴了墨镜,用余光看到她直到我检票进站才走,我猜她也在车里悄悄哭了。说起来很奇怪,成年之后只敢对已经过去的事大胆的流泪,面对正在发生的从来都是装作毫不在意。上车之后为了快速走出离别的情绪,决定睡一觉。生理期第四天,被车上冷气吹得肚子疼,睁开眼是在北方很少见的大朵大朵的棉花云,才到徐州。
  
  下午四点半准时到达虹桥站。已经不需要像大四实习那年那样跟着人群才能找到出口了,独自在外生活的六年,练就了很多看不见的本事。
  
  大城市的人性化管理很贴心,出租车排队处有专门的人告诉你需要坐哪辆车。只是排队时间让我有点诧异。
  
  从济南来到上海,就好像从农村来到了城市,一切都很新鲜,但更多的是陌生,想象不出一个快要30岁的人换新城市该如何开始生活。

终于完成了基金申请,是这一年中最重要的工作任务和学姐的见面后我有一点点伤心诗歌散文:一抹蓝色的念,轻盈地摇落心底的花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tuijian/8230.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