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日记-我的母亲

  亲情日记-我的母亲

  作者:佛坛贡蜜

  母亲

  因着血缘的奇妙联系,我时常想起你——

  我的母亲。

  你一定不知道,

  我曾目送你的背影。

  当时,我骑着车驶过你哥哥家门前,

  习惯性向门庭张望,

  看到一个蹒跚的身影

  我清楚那是你——

  我的母亲。

  那直觉是有踪迹的,

  前些日子,你的父亲去世,

  那时我以同样的方式路过灵堂,

  猜想着,你大概回来了。

  在目睹你身影的前一个下午,

  一只鹦鹉瞪着眼睛高亢唱道:

  你的母亲回来啦,她剃光了头发由于失眠。

  我怜悯你,一个母亲,经历了怎样冷酷的婚姻,才能无视她的儿女于一村之隔孤苦无依地生活。

  我怜悯你,一个女人,忍耐了多少无眠的长夜,才会斩断曾经乌黑浓密的秀发。

  我怜悯你,一个人,如何流转在不同家庭做保姆,而不为自己寻一个避寒的港湾。

  我怜悯你,不期高人一等的同情可以将我从你的加害者之列剔出。

  因为我也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未来成为母亲的人。

  20多年的冰川期,

  不是没有尝试重建联系的转瞬春天,

  那时候,我曾婉转嗔怨:

  “住院一周,你不来看我就算了,

  连个电话也没有。”

  你如同被抢了仅有的破碗的乞丐,

  恼怒地历数身体的不适,

  “我都顾不上自己了,还顾念你?!”

  实际上我从未在意你的缺席。

  直到目前我的人生你存在不到两年,

  又怎会在意

  脆弱的一周里某个表达爱意的时刻。

  常常责备自我,

  哪有不依恋母亲的孩子!

  却不得承认,心有不甘——

  为什么要我先回报无条件的亲情之爱。

  于是采取缓兵之计,

  因为,我担忧

  两颗充满风声的心

  靠得太近,会因共鸣而破碎,

  这冲击,会打断血脉的联系。

  同情

  安全地浸没入虚幻的网络,

  同一个而立之年的男性讨论年幼时隐秘的伤害。

  动情之处,痛苦不已。

  躯体里仿佛膨胀出无数个我,

  无数个被掠夺的我尖叫着,冲撞……

  刹那间,一个我猛然清醒抽出身来,

  怀着冷静的绝望,编辑讯息——

  “话说,看着我的描述会有性欲吧。”

  发送。

  对方卖了个傻作为铺垫,

  “……不过,这种情节……

  说起来还是有的淫乱的,让人有点……”

  我为猜中结果心生满意。

  而绝望如冰冷漆黑的烟雾升起,笼绕全身——

  男性群体里某些人制造的痛苦,

  可以给这个群体里的另一些人带来欢宜的快感。


终于完成了基金申请,是这一年中最重要的工作任务和学姐的见面后我有一点点伤心诗歌散文:一抹蓝色的念,轻盈地摇落心底的花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tuijian/8285.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