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夏初随笔

  文/蓝田舍翁

  短篇散文-夏初随笔

  一头是女儿一天天长大,一头是父母一天天变老。走进中年,钢琴弹奏的轻音乐《天空之城》便渐渐收尾,代之而起的是一场欲免又难免的贝多芬《命运交响曲》。

  每天清晨,日子都守在门口。背上包,推开门,日子就堂堂正正的扑面而至。

  小区内、半山腰,灞河滩,花的芬芳已经残退,只剩下青杏不小,只剩下女贞子热情又单调的绿,只剩下杨柳无才思的烟团氤氲。上班的交通工具还是上学时的交通工具,一辆自行车,轻驰过我如荼如火的青春,载过我漂亮的女朋友,载着我一模一样漂亮的老婆,只是当初她的双十年华,年华似水,软侬细语;如今的年龄不让我说,年华也依然似水吧,偶尔几句老陕方言。以前盯着我眼睛的眼睛,早和晚,都投给了小圆镜,镜子知道她的秘密,镜子却不懂她的心思。

  一道中年,一道篱笆。不愿红却还是要红的樱桃,不愿绿却还是会绿的芭蕉。倘若以后,还有一场说不清无晴却道有晴的雨霖铃。

  君子瓜瓞绵绵,一头是一天天长大的小女,一头是一天天变老的父母。摞起来能汗我冲栋的书籍真的摞在房间一角,不再汗我,而是我汗。每日阅读的换成会吵吵闹闹的油盐酱醋,换成会磕磕碰碰的锅碗瓢盆。君子不再独善其身,君子不再吃方便面,君子不再不敢下庖厨。一日,亲朋高坐,夫人给君子套上围腰,欲展露几样练了多次的小炒和大烹。君子拿出老子治小鲜如烹大国的智慧和勇气,事前笔录程序,事中按图索骥,事后低头认罪,惭愧,惭愧。

  中年是一条宽阔的河啊,水流湍急,鱼虾茂盛。单位的工作,是骨干,加班加点,尽一份责任;自己的书国,是孤王,长吟短诵,偷一份闲情。

  有时细嚼,“中年”亦可分为初级中年、中级中年和高级中年。

  我二十年前是“初级中学”生,坐在没有窗玻璃的教室内,跟在老师后大声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二十年后竟还是“初级中年”生,虽渐行渐远,然尚能弄明白君子向何方去,亦算哲人乎?这样想来,五十岁时“高级中年”生毕业,天然去雕饰或已不可能,但也别弄得雕饰去天然,但愿浑浑噩噩长久,但愿懵懵懂懂长久,但愿有事没事偷着乐长久,千里共婵娟,芳草碧连天,或围炉夜话巴山雨,亦不亦乐乎?三十四岁,自号田舍翁多年,阿Q附身,抑或痴人说梦?


终于完成了基金申请,是这一年中最重要的工作任务和学姐的见面后我有一点点伤心诗歌散文:一抹蓝色的念,轻盈地摇落心底的花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tuijian/8328.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