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家里陆续来了两个亲戚,我去了自己最不喜欢的卧室睡觉

最近家里陆续来了两个亲戚,我去了自己最不喜欢的卧室睡觉。今天结束了十天的劣质睡眠,回到自己的房间——却又和睡眠起了斗争,想趁着这个舒服的夜写点东西,苦于思路匮乏,一拖便到了三点。写完还会更晚些,明天没事做可以起的迟些,毫无顾忌的熬夜还是很舒服的。
生活需要些仪式感,也许这就是吧。每个人都有几个其他人听不太明白的道理,他人一旦想要弄懂,就要琢磨,要参照自己的阅历,更有甚需要去问。小王子说:如果你要驯服一个人,就要冒着掉眼泪的危险。我觉得做任何事都需要代价的,只是大小不同。我始终对无源头的好处和太过特别的美保持警醒。

一个人久了慢慢有了一种“我一定是在等某人”的想法。
这个想法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接触越多的人、见过越多的事、有更多感受,然后回望时间线而生成的,所以我也常怀疑它的真实性——我认为这是介于“相信”和“不信”的灰色地带,斗争意识下的自我慰藉。想明白这个的好处呢,就是让我更自信在未来伴侣上我不愿将就,进而在人际关系处理上相对简化。
我越来越懒了。
像面朝红日的牵牛花,像超市水箱的鱼,像山石,像星辰,更愿意注视和观望。有时候想,心态是否上了年纪,转念又想我既可以处理好自己的人际,若有意外也有承受反馈的准备,也就觉得还好。只是可能太守规矩且有在情感上缺乏主动。
大学有个熟识的女生,她始终信仰着“她的专属”可以一个眼神就领会她的一切,简单又复杂的聪明女生,我笑她说:误会随时会发生,她始终坚信那个“一”。
曾经觉得万事万般重要,后来发现时间是个好东西,可以把重要的变不重要,不重要的变重要。

困了不想了,今天就这样吧。


终于完成了基金申请,是这一年中最重要的工作任务和学姐的见面后我有一点点伤心诗歌散文:一抹蓝色的念,轻盈地摇落心底的花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tuijian/8488.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