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岩爱情 表白 正文 下一篇:

单身聊天-我曾经幻想着爱与被爱

  单身聊天文章来源:Gypsophila的日记
  
  我曾经幻想着爱与被爱,就是阳光洒落宅子,在进入门窗前贴近墙面,会为整个建筑染上一晕红色那样地简单、纯粹。
  
  宅子还是正正方方的,可是因为碰着了爱着的人,砖上会泛起红橘色那样。
  
  我也曾想过,如果我好好地爱一个人,他就会像我爱着他那样,把我的好与坏拥入怀,没有你我之间的分别,因为爱,只因为爱。
  
  也想过,爱里没有除了我和他以外的其他人,即便在我们偶尔好像都不太爱对方的时候,那儿没有缝,没人能插针。
  
  可后来我才知道,有时候你认为珍惜是负责任的一部分,但后来的非人会告诉你,没有负责,没有纯粹,在彼此都只想爱自己的范围里,我们的相遇,只不过是:这时候我不想一个人,刚好你也是,而已。
  
  后来我变得恋爱失能,不再那么容易相信,或者容易揪心,不再那么童话或梦幻,没有觉得我自己特别,也没有觉得能之于别人的自己,有什么特别。
  
  看见彼岸的光亮不再认为是灯塔,而是星芒崩炸的一隅,转瞬就将消失不见。
  
  我变得不那么纯粹了,不能再写下我是谁的命中注定,也看不见谁的身上、或身体里,背着我上辈子刻下的久别重逢。
  
  小时候看见的恩恩爱爱,长大后才发现原来在爱情里,都是需要牺牲些什么,磨去一些什么,换来别人眼里的登对,但那也不是永恒呀。
  
  时间会证明,在光阴的长流里,那些芝麻般的情爱不过是石砂。磨着磨着,就成了空气。
  
  可是他们说不能那么悲观呀,世界上几十亿人口,兜兜转转总会在他方,遇见让你遍寻不着的故人。
  
  所以我总这么相信着,在爱的门前游离兜转的日子,都是为了调整我的每个呼吸起落的姿势,
  
  因为他也在哪扇门前踱步,就为了遇见我。
  
  比如某个鱼肚白的早晨,我穿着白色上衣和米白色短裤踏出巷口,看见路旁的小狗,我幻想着,也许我未来也会和哪个谁,住在不大的家,过着最隽永的小日子。
  
  他会和我一起养着我的Toby,牠是白色的,有着大大的耳朵,柔柔软软的毛发,和只为我们绽放的笑容。我们会在每个假日搜寻哪儿有大草地,翠绿盎然地有如我们,带着牠去晃晃走走。
  
  我会在车上放起合宜的音乐,摇下车窗,在一片荒烟蔓草地公路行驶着,我会笑着要他戴上滑稽的牛仔帽,放起Lil nas x的old town road,或许他也能一起哼。
  
  我曾以为,
  
  不管目的在何方,只要旁边是他,都好。
  
  但后来在熙来攘往的离散里,我看见更多的,是尚未被自己拼凑的自己。
  
  我们把自己分成很多片,交给那些离人,
  
  他们也渐渐变成历任,然后变成利刃,把我们分割成自己都看不清的模样,就像泪水抱满了眼眶。
  
  所以太过于理智的人就学会把自己抱紧,不再空手将谁腾个满怀。
  
  过于感性的人就不再给自己拥抱,学着在别人身上找激情后的温度,奢望余温能够被奇迹沸腾,变成永恒。
  
  泛红的不再是落进宅子的阳光,只是过度换气吐纳后双颊的反应,而你再也不是正正方方的了。
  
  可是,在这样不太晚也不太早的夜里,
  
  我总会想。 其实,也许我们一直都不是吝啬胆小地害怕失去谁, 而是害怕就算舍得失去, 也换不到那个因为自己的不勇敢, 早就随着他抽离的自己,也早就 走散的自己。

伤感文字-从分手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今天元宵节,祝大家元宵节快乐自律的人有时候也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压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tuijian/biaobai/8359.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