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就是短暂地想拉一下手

  我爱你

  天啊我又在写一些没用的东西了,真的高产如,咳咳,那什么。

  但是我今天思考的问题很高深哦,我在思考“爱”到底是什么东西。

  虽然这个问题是我拉屎的十秒钟里从脑子里冒出来的,但是不影响其高深程度。

  有时候我觉得我的爱好多好哦,心里满满的都是爱,如果爱只是情绪挂心的话,我好像能够同时一口气爱一百个人。如果爱是想摸摸某人毛茸茸的脑袋,那我大概也能一下子摸10个,如果他们的头能努努力凑得近一点的话,一口气摸20个也不是不可以。如果爱是想和对方睡觉的话,我好像……嘿嘿,就,哥哥姐姐可妹妹也可,弟弟妹妹可姐姐也可。虽然我很少主动产生想和美女贴贴的想法,但是如果美女要和我贴贴,我大概率不会拒绝的。

  所以爱到底是什么?它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人自己想出来的?

  马桶在哗啦啦哗啦啦洗着我的小屁股,我就在脑子里哗啦啦哗啦啦想这些没用的问题。我想说,要写出来一点有用的东西,起码要从脑子里搜刮一点内容来,显得自己看的书足够多,足够有深度,但是可能因为拉屎把我拉伤了,我的脑子里一本书也没有想出来,只有一句话来回在这个空空的头骨里播放:

  “爱就是短暂地想拉一下手

  “爱就是短暂地想拉一下手”,我跳到床上抱紧我的鲨鱼,闭上眼睛回忆我爱上别人的那些瞬间。

  第一次是中学的时候,我被小团体打伤了,脚上流着血。周五的傍晚学校已经没什么人了,我坐在教室后门,只擦了一下伤口,就被田径场的景色吸引住了。狗尾巴草一丛一丛被晚风吹得微微晃动,夏日黄昏氤氲的气氛笼罩着安静的学校,偶尔有一两只蜻蜓追逐着飞过。

  “你怎么了”我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是回来取东西的物理老师。我很喜欢他,非常喜欢。他是我见过的最干净的男人,总是喜欢穿褐色的棉麻的西服,冬天就是灯芯绒的。领口总是干干净净,身上有淡淡的香味,瘦瘦的,戴着同色系的眼镜。“你怎么了”他又问了一遍。我抬起头讲:“老师再见”,准备起身走人。老师拉着我的胳膊,他太高了,几乎要把我拎起来了。“我看看你的脚”,说完蹲下慢慢卷起我的裤脚,从西服兜里拿出来一块方巾,擦流下来的血。“要去医务室才可以”。他把我的书包挂在手臂上,拎着我去医务室,校医已经下班了,他又把我拎上他的自行车后座,带我去诊所包扎了伤口。包扎完又送我回学校。我说:“朱老师,我好喜欢你哦”“我也很喜欢你呀小海同学”“我是很喜欢你那种喜欢哦”“哈哈哈”,他大笑起来“你太小啦,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等你长成大人了,老师可能就死了哦。”

  我是从村里考进去的,周末女宿区只有我一个人住校。他把我放在宿舍楼下,和宿管交代了一句以后他问我:“害怕吗?”我摇摇头。“不错,很勇敢。伤口不要碰水。作业要做喔。下周再见。”

  我一直一直站在楼下,一棵巨大的三角梅正在静静地掉落花瓣,身后电表的声音呜呜的,宿管阿姨正在用力甩平她的衬衫准备晾起来。

  我想追上去,我想拉他的手,我想紧紧拉着那只大手,热热的,粗糙的,中指和食指上有一层石灰粗糙感的大手。

  第二次是高中的时候,一个周末我和我的好朋友都没有回家,我们两个人坐在她们宿舍的窗边桌子上,我们都穿着宽大的背心,风扇摇来摇去,有时候会把我们的背心从腋下吹开一点点,露出两对小小的乳房。她在喝一罐啤酒,我们趴在桌子上,面对面看着对方,她说:“你的眼睛真好看”“嗯?”“亮亮的,像小狗狗”,说完又摸了一下我的头发。我拉着她的手,突然亲在她的嘴唇上,软软的,香香的。亲完我们都笑了,手拉着手坐在窗前哈哈大笑。

  第三次是因为对方在画画,油画的味道冲进我的鼻子里,我自己的颜料粘在我的牛仔裤上,对方的颜料粘在刘海上,只沾了一点点,是橘色和白色混合,却还没有混开的。那是一个星期二的下午,我本来就是混进去上课老师发现了没有赶我走的“插班生”,学长的侧脸被夕阳勾勒出带着金光的边。我出神地看着他发丝上的颜料,想画下来,又想亲上去。想要拉着他的手,把我们手上的颜料揉在一起,对着他的嘴唇亲上去。想阳光照在我们的脸上,我们就在空空的画室里,拉着手,安安静静地接吻。

  第四次是不拥挤的公车上,我跌倒在一个男人的旁边,穿着白衬衣,戴着D徽。他把我拉起来,对着我甜甜地笑,“要吃胖一点才站得稳哦”,他的声音真好听,手软软的,绵绵的,我好想用力挽着他的腰,把他的笑容吃掉。

  第五次是在电视机前,我看到我的朋友的比赛直播。我原来从来没有了解过柔道,是因为他才会去看柔道比赛。他发挥得特别好,是5秒吧?还是10秒?总之他就一下子KO对方完成了比赛,现场一片尖叫,我看到他憨憨地笑着,冲着镜头挥手。他真可爱,我想。

  后来他回来了,他把金牌拿给我看。“我要把这块金牌给你,希望你,希望你能够好好保管。”他的脸红扑扑的,手心里都是汗,奖牌上也是汗。这一次我真的有拉他的手。我拉着他的手,踮起脚去亲他的嘴唇,可是太矮了够不到。他又憨憨地笑起来,把我抱起来,我俯下身挽着他的大脑袋亲了下去。

  那天是晚上,咖啡厅外面的灯光因为风摇摇晃晃,咖啡厅里在播的歌是《奇妙能力歌》。

  第六次是在常熟的街上,我们去看了展,吃了好吃的饭。回酒店的路上下起了雨,我们都没有带伞,我穿着一双白色的匡威,雨水溅起的灰尘给它蒙上一层灰褐色。他看我跑得太慢了,一把拉起我的腕。“要成落汤鸡啦”,然后拉着我一直跑。

  雨越下越大,他问我:“我们去便利店躲一下吗?”我看看自己的鞋子,突然笑着对他喊:“我们去淋雨吧!”

  他说“好”,跟着我笑了起来。又说“先等一下”,钻进了便利店。回来时手上拿着一个购物袋。“我要把你的脑袋罩起来”,说完用塑料袋罩在我的脑袋上,在下巴处打了一个结,“我打的蝴蝶结喔!”又把我的头发挽了挽,把耳朵漏出来。“耳朵真大呀,大耳朵图图,哈哈哈”,说完又拉起了我的手腕,我们一起冲进雨里。

  我扭动手腕挣脱他的手,然后又紧紧拉住他的手掌,十指交叉。他又对我笑起来。我们都湿透了,湿漉漉地奔跑在雨里,像两个大傻子又笑又跳。

  第七次是在首都机场。机场里的人好多哦,关于人多的恐惧又一次涌上来,我紧紧攥着手心,四处寻找他的身影。远远地我就看到他举着手机在找我。“我在这里呀!”我抬起手用力挥,他也看到我了,朝着我走过来。我把行李箱丢在一边,奔跑着冲上前去,一纵跳得老高,一下子挂在他身上,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吸啊吸。

  他真好闻,他身上有橄榄的味道,又有一点下过雨以后的青草味,又像佛手柑的味道。他的体温真高,像一匹马。他的头发真多,毛毛的。他在笑,在拍我的背。他说:“嗨呀,蹦得真高啊!”

  我们一直一直拉着手,吃饭也拉手,睡觉也拉手。有时候他夜里起来赶工,荧幕微微地照着他的脸,他专注地盯着代码,偶尔皱皱眉头,偶尔又用食指在桌上轻轻地敲,又怕弄出声来吵醒我,重新动动身子,非常非常轻地敲着键盘。

  他真好看,像一只小狼崽,毛茸茸的。他发现我醒了,冲我笑,放下电脑到我旁边来,亲在我的嘴唇上。我迷迷糊糊醒来,又迷迷糊糊睡着。我一直迷迷糊糊的,像掉进一个含混多彩的梦里。夏季的北京多雨又多蚊子,我的胳膊上都是蚊子咬出来的小包包,一片一片的。那些蚊子包过了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掉。

  第八次是在小区的绿化林里,小猫咪一点都不怕人,在我们的怀里轮番撒娇。小猫咪抓抓他的脚,想要爬到他身上。他慢慢蹲下来,张开双手让小猫咪爬上去。小猫咪爬得踉踉跄跄,他轻轻地托着小猫咪的脚,生怕它从他身上掉下去。他好温柔哦,像一个小天使,穿着白毛衣,身上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真可爱,我不要让任何人伤害他,我想。我紧紧握着他的手,我说“哥哥,我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保护你哦!”他不明就里,只是把我抱在怀里说:“傻乎乎的”。

  他有时候会落泪,看到受难的孩子和动物、看到手术后的我、看到我落泪、想到别人的孤独,他都会落泪。他的眼泪连结着别人的眼泪,他为他人而落泪。他的眼泪好美丽,像一场温柔的春雨。

  他的手指好修长,每次拉着我的手,就像一件精美的陶瓷器具托着我。他会在看电视的时候抚摸我的小腿,夜里我醒来,他的怀抱一直在等我,就算没有醒来,也会把我搂紧,拍拍我的背。

  我和他结婚了

  我和他在北京的夏天爱得最浓烈的时刻分别了

  我和他离开了常熟,我们没有睡觉也没有恋爱

  我和他在秋天的一个夜晚驱车3小时面对面说了再见

  我没有在他下公交之前去牵他的手。

  我没有去夕阳里亲吻他发丝上的颜料。

  我和她偶尔会回忆起那一次亲吻哈哈大笑。

  我和他没有再见面,2019年的冬天,他去世了。

  “爱就是短暂地想拉一下手”

  我的爱真的就是短暂地想拉一下手。即使没有未来也可,没有承诺也可以,没有交换也可以,不爱我也可以,热烈地爱我一秒然后走开也可以,一直一直爱着我也可以。忘记我也可以,老了也可以,死掉也可以。

  在爱上你的那一秒种,我只想拉一拉你的手而已。那一秒的体温交换,已经很足够我记住你。

  我已经学会把痛楚和委屈打包起来放在一个“不要走进这里”的房间,把爱都放在“你可以一直躺在这里”的房间。我为我的爱感到快乐,感到满足,感到充沛。

  只要我还有爱人的能力,那世界变怎样都可以。翻山越岭去爱你也可以,一直轻轻拍打脑袋压抑思念去爱你也可以,哭闹着要爱你也可以,把门窗都关好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爱你也可以,听一百首情歌联想你也可以,小刀划破手指丝丝渗血时想起你也可以,我们紧紧拥抱也可以,或者明天就失忆也可以。

  我在今天想起他们,把这些和爱有关的记忆铺开放在我的床上,一件一件擦掉灰尘,再仔细地收起来放在我的小抽屉里。

  不晓得我不想它们的时候,它们在做什么,会自我生长吗?还是会慢慢地风化然后消散掉呢?或许怎样都可以吧。

  作者:再也不是小牛了


爱情在彼此之间女孩子很多真的长点心吧有没有一种思念永不疲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tuijian/xiangqin/8491.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