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租房经历:不能找太远的

  由于房子马上就要到期,我又要开始看房了。

  在上海看房,可以说是大开眼界、突破认知,很多房子令人匪夷所思,充满疑惑。

  来上海之后,其实我只搬过一次家。之前是住在郊区,小区非常好,我的房间有个大大大的飘窗,窗外就是草坪、人迹罕至的公路、一条河,河的对面很远才有一个小区,采光非常好,夏天几乎每个晴天的晚上,月光都能直接洒到床上。

  绿化好,果树多,有喷泉,猫狗聚集,保安巡逻,可能是因为小区住了一些韩国人,保安常练英语,每次我出门,保安:#¥%&*¥¥%#¥(英语),我:?Yes?

  但是实在太远了,当时我是怎么上班的呢?
我的租房经历:不能找太远的插图
  1.首先,下楼走两三分钟到小区门口搭公交,我们那一带小区密集,上班族密集,一大早全是搭公交的。晴天还好,雨天想要上车那就跟考公务员想要上岸似的。

  最离谱的一次,下雨天的早上,我等了八九辆公交都没坐上去,不是我不努力,是真的挤不上去,每来一趟我都激动地收起伞,作势要往上挤,每一次都没挤上去。中途我决定打车,然而打不到。

  从八点到几乎八点半,才终于上车了,被挤在车门处的我,忍不住想:哪怕走,这半个小时我也走完到地铁站的这1.8公里了。

  2.然后,到了地铁站,开始挤地铁,早高峰排队回回都排到地铁站外面去,也就是说我要排队约四五分钟才能刷卡进站,然后接着排队上地铁,因为人多,一般要排到第二趟地铁来的时候我才能勉强挤上去。

  有一回我的书包直接被车门夹住了,而夹住我书包的这扇门要过十来个站才能开门,但我中途就得下车换乘,大家可以想象我当时有多惶恐。

  最后在换乘的前一站,我终于把我的书包拽出来了,谢天谢地谢谢我的力气。

  3.然后我得下车,在宜山路从九号线换到四号线去,来过上海的朋友都知道宜山路和徐家汇换乘是什么概念,就是远到你恨不得就地打车换乘的那种远。

  等我终于换乘到四号线,坐没两站,要下车了,下车走约七百米到公司,进大楼,排队等电梯,一般等两趟才能上,等到了25楼打卡,几乎已经耗费了这一整天的精力。

  万里长征般的上班,但我居然在那里住了两年,一开始是因为小区太好了别的地方租不到这种,后来是嫌麻烦不想搬家,再后来是因为别的地方太贵了+不想搬家。

  我特别想着重说一下上海的九号线有多挤,献上2个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案例——

  1.有一天早上我煮了水煮蛋,放在我的挎包里,包并不薄,同时也放了别的东西。等到我到公司想掏出鸡蛋的时候,发现它碎了,煮熟的鸡蛋碎成了一块儿糊,谁懂?

  2.另一个案例是:有一次冬天,不知道是大家穿得太多太占位置了还是怎么着,总之那天我千辛万苦挤上地铁,发现我的脚根本没处放。

  没处放的意思是:每块我想落脚的地面上,都已经有了一双脚,根本匀不出一块地方让我用合理的姿势站一双脚。最后我站了一只脚,另一只脚试探性地放在别人的脚背上,看对方没什么反应,我安心地踩在他的脚背上,直到下一站有人下车。

  好,话说回来,看房。

  来上海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有一种合租叫做两人共享一张床,就是一个房间里有一张床,俩陌生同性一起睡。

  第一次被女生问要不要share的时候我心想啥意思啊,仔细一问原来是睡一个床,我全身都在抗拒,最后只能续租我的郊区宽敞房。

  就是在这里,如果你的预算很有限,比如两千左右,在朝南、近地铁、独卫、非郊区、非隔断、单人间……中你基本上只能有一个需求被满足。

  但我也做过一些挣扎,我去跟中介看房,包括我之前的工作也会接触到租房市场,所以来上海的这几年,我看过各种各样非常奇葩的房子。

  之前脱口秀大会上有个演员吐槽他在北京住的是“钻石”形状的房子,那根本不算什么。

  去年我在浦东看房,中介领着我去看一些房子,咋说呢,虽然身经百战依然有被惊到。其中有一套房子令我印象十分深刻。它是卫生间改造成卧室,且改造得一点诚意都没有,为什么这么说呢?来看看,这个卧室还有蹲坑呢,千万不要以为是独卫——蹲坑在床头柜的位置。

  我大吃一惊,连忙问中介这里怎么会有个蹲坑呢?中介波澜不惊,回答:不要紧的呀,就你自己用啊,别人不会来用的,放心好了呀!

  ?别人来用那还得了,那岂不是在我头上拉屎?

  还有厨房(就是一个台面上放着个电磁炉,上面挂着个抽烟烟机)在卧室里的,就是一推开门,直接是个电磁炉,然后是你的床。给人一种做一次饭,房间要通风一周的预判。

  还有一套房,居然是曾经是个小小的洗浴中心。我咋知道的呢?因为那个卫生间,还是汗蒸房的样子,就……不打算改造了,大家都在汗蒸房里拉屎洗澡吧,反正马桶是现成的。

  而且这套房子的装修也非常洗浴风,窗帘是粉色加蕾丝的,墙体是梦幻粉红的,衣柜是猪肝大红的,客厅是大灯管吊顶的,客厅还有个补妆间……很难不怀疑这里曾经是一个违法场所。

  最后我住了一个离公司只有七百米的,实现了通勤自由,中午午休时间还能回家一趟吃个饭睡个觉。

  这个房子的奇葩之处在于房东根本不管,客厅堆满建筑废料,有的室友没有大门钥匙,所以大门常年不关。

  客厅有两个冰箱,作为一个去哪里住首先就要洗冰箱的我来说,直接被难住了,这俩冰箱脏得我洗了一下午,都洗不干净,各种臭味,就会怀疑这个冰箱是英国工业革命时期就在用然后流传到中国上海浦东并且被我房东搬到家里来给租客用的吗?

  要不然,为什么脏得这么顽固?最后我放弃了,人的忍耐力和意志力是有限的,我买了自己的冰箱,成为了一个有产冰箱者,可想而知下次搬家将会面临多么沉重的负担。

  有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打算洗个澡,洗完澡去厨房煮东西,一个转身,发现客厅站着一个抽烟的陌生老头,我三魂吓走七魄,端着锅直奔房间,迅速锁门。

  后来才知道他是隔壁的,房东委托他平时看着点房子。后来有一次台风天把门锁刮坏了(好离谱的坏法啊),他还帮我用钳子把门锁打开了。平时也会打招呼唠唠嗑,问我有啥需要帮忙的。

  然而那一次真的深深被吓到,从此害怕抽烟的老头(不是)。


终于完成了基金申请,是这一年中最重要的工作任务和学姐的见面后我有一点点伤心诗歌散文:一抹蓝色的念,轻盈地摇落心底的花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三岩立场,侵权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nyanis.cn/tuijian/xiangqin/9082.html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02086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8263619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